你就是个loser
首页
侦探漫画
悬疑漫画
奇幻漫画
伪娘漫画
百合漫画

伪娘漫画

伪娘直播:既是鲜肉又是|小南特稿

编辑:卢本伟2019/02/06 23:22

  这个看上去有着初恋脸的大眼萌妹,开口却是低沉的男音,能污能纯,正是这种反差感承包着粉丝的笑点。

  在亚洲,日本和泰国都没有殖民历史,所以男扮女装的传统流传了下来。武士之间的同性之爱和男扮女装都是被日本传统所接受的、甚至是风靡一时的。

  5月13日,11点40分,胡屿在漫长的沉寂期后终于上了次微博热搜,排名13。次日,带着“95后年入百万”的标签,胡屿的故事以成的方式被打包推送到了腾讯新闻。

  2017年12月底,这家直播平台又重点打造了伪娘主播小银、CC酱等人,至今已正式签约名伪娘主播。因此获封为“湾(弯)仔码头”。

  Sonja Dale博士:观众群体更多是为了娱乐、“图新鲜”。有的甚至只是为了寻找一种“我更正常”的优越感。

  伪娘一词来源于日本ACGN (动画漫画游戏小说)文化,日文名为”男の(的)娘”,该词首次出现于1983 年的动漫《停止!云雀君》中。如今伪娘用来泛指通过人为手段变装为女性的男生。

  小银在出道半年后,经纪公司也开始紧锣密鼓地帮他策划转型,延续他的直播生命力。

  Sonja Dale博士:伪娘和BL()文化存在着相同点。他们都是现代消费娱乐文化的产物。在主流和大众的讨论中,伪娘和BL起初并不和“性别”概念相联系,而是与“可爱”联系在一起的。参与这些文化并不源于对或者他人性别认同的思考和探索,而是因为伪娘或者文化里的男生“可爱”、“好看”。在这样的文化中,人们不会接受一个身着女装的有着络腮胡的彪形大汉,人们只能接受可爱和漂亮的“美少年”。

  

伪娘漫画

  和大多数秀场主播一样,伪娘主播的日常是闲聊、唱歌,会跳舞的也会跳跳舞。然而,看脸才是粉丝们看伪娘主播的终极目的,“就算轩墨什么也不干,我也愿意从头看到尾!”

  小银在刚做伪娘主播的第一个月里,也因为黑粉的掉过眼泪。不过他很快调整了心态,一个月后,他明白了键盘侠们的话不能较真,也接受了任何人都做不到被每个人喜欢的事实,尤其伪娘又是一种非常小众的文化。

  看过伪娘直播以后,一些男粉开始对真娘直播失去兴趣。轩墨的粉丝小浩说,“我就把墨宝当女的看,但又不矫情。”在直男粉丝眼中,伪娘具备理想女生的外形,而在心理层面因同为男生,沟通起来不会感到思维上的差异。

  “腿腿腿!”,一米七五的小银,常常在直播间看到这样一串串来自粉丝的弹幕。

  Sonja Dale博士:影响常表面的。目前伪娘文化更多的是一种时尚,一种潮流。和当下越来越多的男性学会化妆打扮的潮流一样,带有一点传统女性气质的行为并不代表人们会对于传统的性别角色和性别关系的看法有所改变。在日本,许多伪娘被问及未来的感情和婚姻等问题时,依旧给出了日式传统大男子主义的观点——表示更希望和传统的、负责家务的“大和抚子”结婚。

  出道三周后,直播间的关注数从一万八飙升到二十多万,粉丝量最终超过了150万,跻身为这家直播平台的主播。

  和定位“萌妹”的轩墨不同,小银的线偏向熟女,红唇、黑丝、小礼服,在粉丝的要求下,也会时不时去cosplay一些动漫角色。

  异装之后的轩墨,超强吸金能力在男主播们惨淡的行业里,意外地打了一场翻身仗。一个网友自称“为了老婆轩墨,我去专门去下载了直播平台的app。”微博上频频出现热门求助帖:“如何戒掉轩墨?”,“因为伪娘轩墨而和男朋友吵架,应该怎么办?”

  微信平台收录了各种微信号,包括微信号、微信情感号、搞笑微信号、科技、时尚、财经、资讯等类型微信号以及微信文章微信微信网页版的使用方法。

  中午十二点,距直播还有一个小时。他一边接受采访,一边蹲在地上忙着给淘宝店的顾客打包货品,胶带声呲呲拉拉。穿着熊本熊的脱鞋和宽松的运动裤,短发长到遮眼睛了却还没有时间去剪。胡屿的新店刚开不久,发货速度得快,顾客好评是他的首要目标。

  假发有一百多顶,口红有一百多支,从香奈儿到平价品牌,为了直播需要,“败”口红比大多数女孩要来得更加猛烈。不过胡屿的高跟鞋却只有两双,因为直播的时候不用露脚,穿拖鞋就行。

  这是知乎上“如何看待伪娘被是真妹子”的一个回答。人们之所以选择去看伪娘直播,要的就是一种反差感和猎奇感,以及只有反串女装的男生才能承包的笑点。

  “关于腿毛怎么办?”带着“男生汗毛重如泰迪熊”的,很多女生对伪娘如何去除男性化特征非常好奇。其实,天生体毛不重的男孩并不需要天天刮腿。反而因为个子高,男生大腿不容易堆积脂肪。

  一位直播平台的经纪人透露,如今的娱乐主播平均的活跃周期只有六个月左右。伪娘作为博人眼球的招牌,很难持续,最终还是得拼才艺。

  为了保持身材,小银前段时间去健身房锻炼,没过多久就长出了肌肉线条。所以健身的计划被紧急终止,转向了瑜伽锻炼。为了直播,小银需要努力抹除男性化的特征,肱二头肌可是万万要不得。

  欢迎分享到朋友圈,如想取得授权请邮件:如果想找到小南,可以在后台回复「小南」试试看哦~

  穿着水手裙,一边快速扑粉,头顶的水手帽在连续直播的四个小时里频频滑落。做娱乐主播时的范儿不保,开始“卖货”的胡屿摸索出了亲民的搞笑线,直播标题也画风突变:“无敌妆容,糙汉变萝莉”。

  看上去有着初恋脸的大眼萌妹,开口却是低沉的男音,能污能纯,正是这种反差感承包着粉丝的笑点。

  受苹果公司新影响,微信 iOS 版的赞赏功能被关闭,可通过二维码转账支持号。

  其实,自从去年五月参加综艺节目《我是直播偶像》之后,胡屿被遗忘有好一阵了。

  私底下他说,自己是一个很直的直男,“虽然经常被夸长得漂亮,但是也可以man。”女装直播半年,女孩子的细腻心思小银却似乎一点儿也没有“学来”。

  小南:面对伪娘,有一些观众会直接称呼他们是“”。您如何看待部分观众的这种心理?

  胡屿则因为每周七天的“美妆反串”,需要在脸上糊着厚重的妆容。有时候一个眼线能来回画三十多次,打十几层粉,整张脸像糊了腻子,卸妆以后,各种皮肤问题此起彼伏地发作。所以敷面膜是每天凌晨四点时的最后一个任务。

  这次在微博热搜的短暂上榜,部分要归功于胡屿从娱乐秀场到电商直播的转型。为此,他的直播间也从老家湖南搬到了电商总部所在的杭州,每天的活动空间围绕一把直播时坐的土皮椅。

  主播轩墨被称为“国服第一扳手”,因为许多直男粉丝表示在看过轩墨的直播以后,就被他活生生“掰弯”了,“皮萌”的主播轩墨,既有男生的顽皮,又有女孩子的可爱。

  “以前做直播最火的时候,一条视频能有上万的点赞,现在才有几十。粉丝都去哪儿了?”

  换上女装以后,胡屿的性格也同步切换。“戴上假发的瞬间,就像变了个人。” 私下里害羞内向,没有安全感,也不喜欢和陌生人说话。穿了女装、面对摄像头就开始变得逗比、毒舌,翘起兰花指、头发撩起来,还会时不时与粉丝飞吻。这些反串时制造的喜感,吸引了更多的粉丝。

  伪娘要持续做到够精致、够美,否则,那些自称是“颜性恋”的男粉丝们也可能会迅速反水,觉得“恶心”,小银无奈地感慨。

  一直以来,男主播在秀场娱乐直播领域并不如女生吃香,如何包装一个娱乐男主播成了经纪公司头疼的问题。

  决定做伪娘美妆以后,胡屿的生活费经历了一轮暴涨。打开胡屿的衣柜,里面塞满了各种各样的女装,至少有四五十件,M码,全是从淘宝上买的,一天一换,只是为了不让观众审美疲劳。

  即将从医学专业毕业的小鱼,曾经在业余时间里做起了伪娘直播,“我的直播内容就是没有内容,基本上都在闲聊。”然而狂热的男粉丝们还会专门把他的直播视频录下来,反复回味,还有男粉丝自爆:“昨晚抱着小鱼的视频睡着了!”

  根据QQ的群员统计,轩墨的粉丝群中男生超过了70%。在其他几个人气伪娘主播的粉丝群中,男生也都占到了整个群的七到八成。

  他仍然延用之前的女装反串作为个人招牌,只不过这一次,他不再与粉丝闲聊,口头禅变成了:“高光修容,买一送一!抓紧下单啊宝宝们!”

  伪娘呆呆说:“我们男孩子很懂男孩子,所以粉丝们污一下,你懂的,会觉得很正常啊。”

  做伪娘直播也意味着要有超强的心理素质。铺天盖地的“黑子”在他的直播室放狠话,“三分人,七分鬼”。即使男装出镜,戴个美瞳也会被人说是。“有的人直接给我发来视频,还有的叫我人妖。” 现在的胡屿不再“忍气吞声”,会在直播间里直接回击黑粉,“I don’t care,反正黑粉无处不在。”

  胡屿最近感到压力很大,“因为现在的直播情况是,主播比粉丝还多”。 被在这样的不安中,今年2月,胡屿开了家淘宝店,为不知哪日到来的“过气”做一个后备计划。

  和卖场外的喇叭如出一辙,胡屿所说的每句话都要重复至少一遍。曾经在直播间与粉丝互动很少的高冷“”,为了产品推销,“宝宝们”成了每个句子的后缀。

  “群员已满”。在搜索伪娘主播“轩墨”在直播间公布的粉丝QQ群时,出现了这样的提示。经过连续三次“已满请加群”的跳转,才进入了一个还有“余位”的轩墨粉丝群,又在阅读了整整三页的群公告以后,我终于成为了伪娘轩墨的第21个粉丝群里的第1249名。

  小银说,比起男装,女装的设计更丰富、更精美,是一种美学上的享受。而女装的美感要附加神态举止才能传达,男生的一些动作会显得违和,于是他有意地去模仿女性化的动作、表情,在反串的时候让内心向女性靠拢。变装被他当成了一门艺术。

  “既是哥们儿,又是”,外形与性格上形成的“反差萌”是很多男粉丝对伪娘主播的最大感受。相比女主播,男粉丝可以对伪娘主播无所地开车。

  直播中,装扮柔美的轩墨正在给粉丝唱《好汉歌》,粉色的薄唇轻轻张开,一句粗粝低沉的“见不平一声吼哇,该出手时就出手哇”吼出,让粉丝直喊刺激。

  “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网友大呼,DIY成语“知男而上”也迅速蹿红。轩墨自此成为了人气颇高的伪娘主播。

  伪娘直播的生命周期短暂,在直播这个型的行业内,真正收入可观的人凤毛麟角,能获得像轩墨、小银、胡屿这样成绩的伪娘屈指可数。

  他的助手吐槽,有一次她的手机摔坏了,小银不仅没有给出任何安慰的话,倒是来了句东北味儿的:“厉害了!”

  Sonja Dale博士:尽管伪娘一词(日文“男の娘”)诞生于日本80年代的ACGN文化,但事实上只是日本传统男扮女装(cross-dressing)文化在现代的延伸。这种传统文化通过动画、漫画、游戏等新的媒介在现代得以更加广泛地,更易让人接受。在这个过程中cosplay毫无疑问地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电商直播经纪人冰河观察到,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伪娘美妆在电商直播平台上异军突起。

  小银第一次反串女装是在大学的cosplay,当时只是帮社长临时去cos一个女性动漫角色。在日本ACGN文化中,女装大佬是一件很常见的现象,小银没太犹豫,结果获得了圈子里的一致好评。

  这次偶然的反串让小银发现了自己的女装潜质,皮肤白皙、身材高挑,是块做“御姐”的料。

  他说,自从做伪娘直播以后,发现二次元的圈子对伪娘的包容度要更高,因为ACGN文化里,大家对伪娘见怪不怪了。但是三次元里,伪娘可能就会被很多人“不健康”、“”。小银希望通过直播能让更多三次元的人们理解伪娘,喜好反串并非病态。

  胡屿从小长相清秀,被当女孩子养。所以从男装到女装的跨界没有让他感到“别扭”。

  关于当下消费社会里伪娘文化的流行,我们采访了日本一桥大学社会学研究科副教授Sonja Dale博士。

  大学男生小鱼三个月内收入近九千,算是业余主播里业绩很好的。“但是做直播要花费大量的精力。我还是想找份正职。”小鱼说。毕业季,他已经逐渐减少了伪娘直播的频率,开始认认真真地投简历。

  其实,小银、胡屿以及大部分的伪娘主播,心理认同都为男性,既不会把女装穿到日常生活中,也没想过要去变性。每天只有在直播间,“女性”这个身份才会生效。

  和秀场直播不同,电商直播不以唱歌跳舞、聊天喊麦为主要卖点,电商直播自带“卖货”属性。电商主播的工作内容是:在直播期间通过美妆等方式巧妙地推销产品,最终从卖出的产品中提成。

  Sonja Dale博士:从历史来看,男扮女装事是一个全球性的现象,不仅只是在日本或者东亚等地区。在原住民的文化中,在印度的文化中,都存在着这种现象。但是由于殖民化和西欧化,被教视为禁忌的男扮女装和同性恋在殖民地就被逐渐当作是一种落后的文化糟粕 。

  做美妆的女主播数不胜数,同质化严重,而一个男孩子打扮成女生教大家化妆,就会让人眼前一亮,推销产品的效果也要好得多。冰河说,这是抓住了客户的“看热闹”心理。

  曾经有一个很帅的男生在直播的时候向胡屿深情告白,结果后者在发现他是男生的时候,场面一度尴尬。被胡屿“掰弯”的男孩不少,问他有没有惊喜,他只是淡淡地说:“习惯了,还好。”流露出来的反倒是一丝疲惫。

  去年6月,轩墨成为一家直播平台的力推对象。包装团队第一次见到轩墨,惊呼:“这是男生吗?不是吧?是吗?”给轩墨变装之后,发现他比很多主播都更好看。

  小南:今天,许多“职业伪娘”的动机是完全商业的。这种现象的原因和影响是怎样的?

  尽管早在2016年,伪娘直播已经进入了大众的视野,但却没有形成气候。轩墨的爆红让直播经纪公司看到了伪娘直播里的巨大商机。